Header

2020-08-20 16:58

一季度,i5智能机床新增订单1.2万台,同比增长12倍,发货量近2000台。这是在去年以来全国机床行业大范围亏损的背景下实现的。新增订单中,深圳两家企业就达1万台,用来加工手机壳及外观件,合同额超10亿元。

无可否认,东北的国企数量比较多,负担和包袱也比较重,改革发展的空间还很大,要走的路还很长。但从这三家大型国企的实践可以看到,大路小路,只有行动才有出路。

抚顺特钢不锈钢只生产了6万多吨,却占据航空航天用钢市场的60%;轴承钢产量从高峰时15万吨主动削减至3万吨,专门用于航天、风电和军品;在汽车配件领域,只做发动机和变速箱的用钢。

目前,沈阳机床集团,已经在深圳、河北、沈阳等地为客户开建30家智能工厂,提供从机床到生产线设计等全流程服务。

抚顺石化敢于刀刃向内、破字当头,哪怕要动“奶酪”触碰利益,也要坚决推进。李天书说,包括对集体企业等一系列改革,并不是到了这一任班子非改不可的地步,“但要是我们现在不下决心搬开这些大石头,整体改革就搞不下去,企业就无法轻装上阵。”

新一轮东北振兴,啃硬骨头多、打攻坚战多、动奶酪多,国企改革发展是重头戏。在东北,不少国企身处传统产业,去产能、去库存任务很重。新常态下,如何有新作为、实现新突破?辽宁三家大型国企以逆市增长的业绩,交上了一份答卷。

2015年,抚顺特钢实现净利润1.97亿元,增长319.5%。公司常务副总经理刘振天说,2013年至2015年,在吨钢价格一路走低情况下,抚顺特钢钢材出厂均价分别为9600元、9800元和10200元每吨,稳步上涨。

i5智能机床之所以能独领风骚,凭借其可靠稳定的技术和精度,也依赖其独特的租赁方式:可以按生产数据量(时间)收费,或按制造工件数量收费,甚至可以按创造价值量分成。

“冬天还没过去”——这是当前钢铁行业的普遍感受。但抚顺特钢却热火朝天。

在研发i5智能机床的过程中,沈阳机床创新团队经过2000余次大小版本技术修正更新、上千次产品测试,终于攻克了数控系统cnc运动控制、数字伺服驱动等数控核心技术,申报9项发明专利、20余项实用新型技术专利和11项软件著作权,从而跻身全球先进数控技术行列。

如果单纯看利润,沈阳机床的账本并不好看,但市场和前景却令人瞩目:

东北工业重振雄风的路在何方?路就在脚下!(记者:徐扬、石庆伟、王炳坤、汪伟)

以大型手机生产企业为例,数控机床规模须千台以上,按每台机床价格20万元算,仅设备投资就要2亿元。沈阳机床的新商业模式,有效降低了用户的设备采购成本。

在管理机制上,抚顺石化管理层认为,作为央企的二级公司,不要总怨天尤人,而是扎扎实实做好该做的“微改革”,才是分内之事。

一提国企改革,有的政府和企业就推“顶层设计”,说自己操作空间小。“改革不怕慢,就怕站。”李天书说,对于国企改革,调整和完善内部运行机制虽是老话题,但还有很多功课要做。

“每一台i5智能机床实质就是一台计算机,能够与互联网实时联接,实现远程操控,实现了互联网与机床的真正无缝连接,”沈阳机床集团优尼斯工业服务公司负责人于春明说。

机床如何科学计算和确定收费标准,一直成为业界难以解决的难题。沈阳机床能够做到“不开机不计费”,主要源于拥有自主创新的基于互联网条件的i5智能机床技术,

中石油抚顺石化分公司、抚顺特钢公司和沈阳机床集团,这三家企业在中国工业史上都赫赫有名。在困难面前,它们以“改革、高端、创新”六字箴言,书写出老工业基地国有企业发展的新传奇。

2014年下半年,抚顺石化实施战略突围,当年减亏17.6亿元,减亏幅度在中石油炼化企业中排名第一;2015年实现当期利润3288万元,上缴利税96.78亿元。

抚顺特钢确定了高温合金产品等八大类重点产品,如今这些产品的平均价格是普通螺纹钢的100多倍。“有的钢铁企业还撑着幻想市场好转。即使几年以后形势好转了,也绝对不是过去大路货的市场,而是转型升级的市场。”刘振天说。

2007年以来,沈阳机床集团投入11亿余元,自主研发出i5智能机床技术,一举突破西门子、法那克等少数国际巨头对机床运动控制系统的长期垄断。

抚顺石化瞅准市场需求旺盛的商机,确保百万吨乙烯装置满负荷生产,并累计开发了10余项新产品,去年累计增加效益1.57亿元;对石蜡、高标号汽油、低凝柴油等高效产品扩大生产规模,去年增产71万吨,增效3.62亿元。

世界最大机床企业不再以一次性买卖方式销售机床了?更不可思议的是,不仅机床不卖了,而且不开机不付费。沈阳机床集团的全新租赁商业模式,被认为是传统产业模式的颠覆式创新。

以前,抚顺特钢年产钢材55万吨左右,其中80%是低端钢材;现在80%为高端钢材,全年产量降到50万吨,反而更赚钱了。

有着87年历史的抚顺石化是我国炼油工业的摇篮。2011年以来,受国际原油价格下跌、国内产能严重过剩等影响,抚顺石化连续三年年均亏损逾60亿元,成了中石油27家炼厂中的“亏损王”。

近日发布的《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全面振兴东北地区等老工业基地的若干意见》强调,进一步推进国资国企改革,使其成为东北老工业基地振兴的重要支撑力量。

严冬来了,只有练好内家功才能抵御严寒。刘振天说,尽管企业曾走过弯路,但“高”与“特”的魂没有丢掉。目前抚顺特钢承担的国家课题有50多项,实现了生产一代,储备一代,研发一代的良性循环。

两年来,公司清理社会化用工4100多人;去年产量大幅提升,用煤量却减少了70多万吨,仅此一项节约2.09亿元。

沈阳机床集团董事长关锡友说:“传统产品卖不动,而i5却供不应求,市场一天一个样,冰火两重天!”

抚顺石化办公楼led屏上跳跃的数字,记录着公司产销量和盈亏额。一季度累计盈利超9亿元,4月份前10天盈利1.5亿元……公司开始进入盈利增长的新常态。

“不少企业在大路货上搞价格战,我们闷头研制皇冠上的‘明珠’,只做掐尖的品种。”刘振天说。

几年前,抚顺石化上马百万吨乙烯项目,改变了“大炼油、小化工”的生产格局,使产品结构更优化、更全面,成为企业的主要盈利增长点。

这三家国企有一个共性:“干”字当头。只要敢打改革牌、市场牌、创新牌,就能闯出一片新天地。

24小时开工,工人三班倒……“这样还干不完,”抚顺特钢第三炼钢分厂厂长杨玉军说,“销售说还有2500万吨任务没下呢。”“每个分厂都这么忙。”抚顺特钢制造处处长许广鹏说,由于需求增幅大,部分品种生产计划已超产能。

在生产上,抚顺石化将眼睛向上“盯总部”变为眼睛向下“盯市场”,怎么赚钱怎么干,怎么增效就怎么排产。

“大老亏”是如何摘帽的?“一手抓供给侧改革,一手抓管理机制改革。”抚顺石化总经理李天书说,两个改革的轮子一起转,企业活力得到释放。

在抚顺石化附属的集体企业北天集团,子公司有55个,账户100多个。去年,抚顺石化将北天集团旗下的55个子公司归并为4个板块,重新规范了业务范围和流程。自此,抚顺石化输血少了,北天集团造血能力也增强了,当年还实现了9000多万元的盈利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