Header

2020-06-13 03:51

自从2008年京津城际列车开通至今,北京和天津两个城市的联系已经十分紧密。据统计,仅长期往返于京津两地的“双城族”就超过了5万人。“我坐上车了,8点36分到站,到家也就9点吧。”坐上京津城际列车之后,周杰给家人打了个电话。

《每日经济新闻》记者获悉,京津冀交通一体化的实施方案已经落地,未来三地将重点打造“1小时交通圈”。事实上,在中国的城市群中,城际间如何实现真正的“互联互通”,仍处于探路阶段,京津冀能否走出创新性的一步?

在北京交通大学教授赵坚看来,费用结算仍然是京津冀公交一卡通推进的难题之一。赵坚坦言,京津冀三地对于公交票价的补贴程度存在较大差异,目前已经推行异地一卡通的城市,正是因为在这方面标准相似,所以推行难度较小。

周杰对记者称,现在他每个周末都要回到天津的家,随着京津之间交通的不断发展,他正考虑像很多天津人一样,每天往返于京津之间。《每日经济新闻》记者了解到,京津城际铁路已经实现了公交化运行。从2014年初开始,京津城际铁路实行新运行图,日常城铁开行列车78对,高峰期开行95对。从北京南站发出的列车,早晚高峰时段列车间隔只有约10分钟。

这对经常往返于京津的“双城族”而言还不是十分便利,如果京津冀地区交通一卡通能够互联互通,那么像周杰这样的“双城族”手上的卡就可以变多为一,只用一张卡那就更方便了。而就在此时,交通部谋划在京津冀地区率先启动交通一卡通互联互通。

京津冀交通一体化,让家住天津的周杰有了新的盼头,尽管现在京津城际铁路已经足够便利,不过奔波于这两座城市间的“双城族”还希望有更多的选择与更低廉的成本。

现在对周杰来说,往返于京津之间有京津城际铁路“快通卡”,在北京和天津又有不同的交通卡。

对于家住天津,在北京上班的类似周杰的“双城族”来说,京津冀协同发展带来的交通便利值得期盼,但是每月近2400元的城际列车支出,对于普通白领来说,仍然压力不小。

周杰在天津所住的小区距离京津城际列车的终点站(天津站)并不远,步行也就十几分钟,所以每次他都能在晚上9点前准时进家门。

由于三地已经开始使用不同的刷卡器和卡片,如果统一一卡通,三地都将面临一卡通的升级改造,如果统一用一个城市的一卡通器具,那么另外两个城市也将面临更换问题。

据《每日经济新闻》记者了解,目前有关京津冀一卡通互联互通的工作尚在推进阶段。

据悉,在解决一卡通的同时,已经给数万“双城族”带来便利的京津城际铁路将会延伸。根据目前已经公开的消息,京津城际铁路延伸线将于今年8月份正式运营通车。通车后,从北京南站到滨海新区商务核心区于家堡只需45分钟。另外,天津正在规划从北京到滨海新区的第二条高铁线,预计明年动工。

周杰也在算一笔属于自己的账,刚开始他觉得城际列车很方便,有时候甚至想每天都往返北京天津之间,但一个来回要花费109元,按照每个月22个工作日来计算,每天往返于京津之间的交通成本是2398元,所以现在他住在昌平,距离单位比较远,但房租低,只是每周往返一次,对他来说价格还算比较合适。

《每日经济新闻》记者获悉,目前,北京与天津之间,除了城际铁路之外,还有大巴等交通工具可供选择,如果从北京四惠汽车站出发只需35元便可到达天津,不过,与城际铁路相比,便利性却大大折扣。

对于像周杰这样的“双城族”而言,乘坐京津城际铁路是相对便利的选择,再加上京津城际铁路“快通卡”的推行,虽然目前乘车价格和购买车票一样,但“双城族”只需充值反复使用,也比较方便。

像京津城际铁路这样便利化的轨道交通,依靠其便利性已然成为了“双城族”的首选。

周五晚上下班之后,周杰(化名)像往常一样,坐上开往北京南站的地铁,然后换乘城际列车c2099,他对这趟列车再熟悉不过,在过去的一年多时间里,每个周五晚上他总是会准时坐上这班车回到天津的家。

前不久,交通部公布了一份交通一卡通互联互通的指导意见,意见称将选择京津冀等条件比较成熟的重点地区,率先启动实施城市间交通一卡通互联互通工程,并且积极推进交通一卡通在高速铁路、民航等领域的应用。

当前,有关三地一卡通互联互通的技术手段并不难,主要问题在于到底采取哪种方式更经济、便捷。

目前,京津冀交通发展的工作重点将是集中对一批客运专线、城际铁路项目开展前期研究及建设。其中,利用轨道交通来加强京津冀地区的交通联系已经成为三地共识,这得益于京津城际铁路这样便利化轨道交通所提供的经验。

京津城际铁路的运行究竟如何?给往返于京津两地的“双城族”带来了哪些便利?我们推出这组报道,以便读者从中了解现状和发现未来。

通过记者了解,周杰迫于北京房价太高,由于在北京拥有一份收入不错的工作,放弃这份工作回到天津就再难找到这样的工作,因此结婚后,他选择把家安在家乡天津,所以过上了“双城族”生活。